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欢迎进入我们的网站!您现在所在位置: 首页 >> 长青期刊
     
   

--刊首语--

  为什么心不能沉静,如秋水般澄明,如高山般稳重?从什么时候起,不再一人独处,不再凭栏望帘外云卷云舒,赏窗下蕉绿菊黄?或掩卷后,与书中人共涉江河,共览群峰?

  雨夜昏灯。潇潇春雨也罢,淅淅秋雨也罢,滴嗒的雨声再激不起心田中的涟漪。绵长的雨丝不再挽系对荷塘的思恋。

  风乍起。吹面不寒的杨柳风也罢,染红高梁,摇响豆铃的秋风也罢,风儿徒劳地鼓动着我的窗帷,却鼓不动我的诗兴与心澜。

  曾经——

  为一片破土的新叶而生的惊喜呢?

  因一声燕儿呢喃而引发的欢快呢?

  为朋友的一篇佳作烹酒共贺的杯盏呢?

  为一封远方来信而弹落的珠泪呢?

  为爱人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怦然而跳的心呢?

  心呀,是什么东西象层层油垢一样玷污了你,窒息了你。于是,你不再鲜活,不再自由,你在荣耀、地位、金钱、职称、房子的迷魂阵中没了方向,丢了目的。你在万花筒般的花花世界中迷失了本性,不知了自我。

  沏一壶好茶细细地品味。几十年了,垦荒播种般忙于上学、上班、生儿育女,哪有时间来细辨天、地、人的种种蹊跷。

  温一杯老酒在手。江河总是行到了下游才浮得起大船巨艘。人只有到暮年,已走过的路历历在目,将要走的路历历在心,才能审视自己,同时审视这个世界。

  是夜,灯火照看着城市,露水浸润着乡村。

  窗外,来来去去的汽车不断地拂开霓虹,奔它该奔的地方。去去来来的行人用匆匆的脚步丈着各自的人生。

  屋内,渐起的音乐是理查德的《与往事干杯》。乐声忧伤而深情,节拍落处尽是清凉。音乐如剪,剪掉了心中因浮燥而蔓生的枝条。心慢慢安静下来。安静中,细细体味着本该属于自己的快乐。

  韩莹

点我进入阅读
    
       
  中洲简介 | 申请资助 | 爱心捐助 | 留言板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14-2015 陕西中洲知青帮助基金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 陕ICP备0909009号